limbo

Anything could happen

1

Louis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沦落到要去健身房这种可悲的地步,要知道他的肱二头肌在他的朋友圈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实际上,如果Louis能够谦虚地称自己为第二的话,是没有人能敢称第一的。


“但那也是5年前的事了Lou,现在是2017年,不是2012年。" Nail一边左右开弓地吃着冰淇淋,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出了事实,丝毫不在意这句话带给他的后果———Louis毫不犹豫地碰翻了他的冰淇淋,准确地说是冰淇淋们。“Lou别这样,Nail说得很对,你确实需要去健身房练练了,你太瘦了。” Harry用少有的正经语气说道,往日充满笑意的绿眼睛此刻也布满了忧愁。“知道了Harry,我会去的,所以收起你老母鸡一样忧心忡忡的目光吧。” Louis一边瞟着Harry平坦的小腹和坚实的胸膛,一边懒洋洋地说着,并且决定这周末就去健身房,他发誓这真的不是看到Harry完美的手臂线条受到刺激后才作出的决定,真的一点都不是呢。想着想着Louis还顺带看了一眼被Harry包裹在紧身牛仔裤里的大长腿,他决定今天晚上就去,哦,不,是今天下午一下课就去。“等着吧Styles,这两天就先让你和你的障眼法得意一下,时间终会证明我才是最强壮的人!” Louis在心底默默地挑衅着,临走时还不忘恶狠狠地瞪Harry一眼。


2

在刚踏进健身房的那一刻,Louis就后悔了,嗅觉上突如其来的冲击给了他一记漂亮的上勾拳,周围蒸腾的空气已经占据了他全部的刻薄,他真的没什么多余的心思去批判那些肌肉男的穿着———在这个耐克扎堆的地方,Louis脚上的阿迪达斯格外显眼。


前方人声沸腾的景象暂且让Louis脱离了他自己的小世界,毕竟他一向不是个爱错过热闹的人。只见一群肌肉男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了什么,他们脸上激动的神情极大程度上地激发了Louis的好奇心,Louis推推搡搡试图挤到人群的前方,但奈何那群肌肉男像是脚下钉了钉子一样,任凭他怎么推都纹丝不动。最后Louis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尊严,猫下腰去,凭借着肌肉男们腰与腰之间的空隙向人群的中心迸发他好奇的目光。如果你要问,为什么Louis不伸长他的脖子,掂起他的脚尖,以增加身高的方式来达到他的目标,那只能很遗憾地说,Louis太矮了,就算他把脖子伸得跟长颈鹿一样,把脚尖踮得跟芭蕾舞演员一样,他能看到的也只是肌肉男的后脑勺。


“切,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不就是一个女生推动了一个大轮胎嘛,要是我肯定能推起两个,也不知道他们兴奋什么,跟大猩猩一样,一点都不注重自己的仪态。” Louis怏怏地小声埋怨着,快步走到一旁准备开始力量训练。


3

Louis先给自己组装了一个90kg的杠铃,看着杠铃杆两端薄薄的圆片他顿时油然而生了一股豪情,一种壮志,热血在他的身体里奔腾,把所有的力量全都集中在臂膀,年轻的丘吉尔意气风发的形象在他脑海中不断放大,他觉得自己也在无限变大,现在他所需要的一切就是,把手放在杠铃杆上在顺其自然的把它举起来,享受周围呐喊着万岁的狂潮。


Louis信心满满地搭了一只手在杠铃杆上,准备一鼓作气把它提起来,就在他腰部发力的一刻,他感受到了无尽的阻力,那看似轻巧的圆片化作了两只大手,似乎是要把他拽入不见光明的深渊。Louis连忙起身,四处张望,希望没有人发现他的窘态,再三确认没人注意到他的时候,Louis不禁松了口气。


失败是成功之母,Louis吸取了上次因为轻敌而带来的教训,这次他老老实实的把两只手都放在了杠铃杆上,他甚至还扭了扭屁股来活动一下腰身。Louis紧紧握住杠铃杆,他能感到爆发力此刻全都汇聚在了他的双手,可惜这股力却不足以将杠铃离地丝毫。尴尬,真的是太尴尬了!如果有什么能让Louis濒临死机的大脑彻底报废的话,大概是一个带着笑意的女声在不远处说:“你为什么不试试轻一点的杠铃呢,无意冒犯,但这个对你来说确实太重了。” Louis僵持在原地,无法动弹,他已经没脸见人了————若是让这种丢脸的事传出去,那他Louis Tomlinson大概是在学校混不下去了,他已经能想到Nail他们笑到翻下椅子的场景了。如果他的脚下有一个大洞,他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真的毫不犹豫,自由落体的感觉一定很美好。


“嘿,你还好吗,是扭到腰了吗?需要我的帮助吗?”女孩的声音再度传来,跟随着的还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Louis确信再过一秒女孩的手就能碰到他的时候,他猛地放下杠铃,往后跳了几步,及时的避免了原本将要发生的肢体接触。“让一个女孩子看到自己的丑态已经很没面子了,怎么还能让女孩子来帮忙!”Louis低着头,小声地自言自语着,如果他能稍微抬一下头,那女孩可能就会看见他涨得通红的脸。


“哈哈,你真可爱。” 此刻的Louis满脑子都是拿破仑滑铁卢战役败北的落魄身影,竟然听到有人夸他可爱,Louis觉得要不就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要不就是女孩的脑子有毛病了,他诧异地抬起头,承载着不可思议的眼神来来回回的在女孩身上游走,“你是刚刚那个推轮胎的?”语气里不屑让Louis瞬间就后悔了,他默默地咒骂着自己丢失了英国绅士的礼貌,估计这下自己的形象算是毁没了———没能力的自大狂。“哇哦,你竟然知道我!”,女孩显然没被Louis傲慢的语气所困扰,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欣喜的光芒,“Karlie Kloss,两个K的Karlie Kloss。” “Louis, Louis Tomlinson。” Louis扭捏了一下,还是选择握住女孩伸来的手。


“很高兴认识你Louis,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教你点健身知识,我觉得我应该算得上半个健身教练了。”女孩说着准备把地上的杠铃放回角落,顺便拿个轻点的回来。Louis对于女孩能否拿起杠铃,表示强烈的怀疑,他真的不觉得一个能推大轮胎的女孩就能抬起这重达90kg的杠铃。然后下一秒他不得不为自己之前的判断而道歉———女孩毫不费力的拎起了杠铃,就像是拎起一根插着两个棉花糖的树枝一样简单。


“哇哦,真厉害。”这是一句无意识的话,虽然听起来很平淡,但对于Louis来说这已经算是最高级别的赞赏了。“哈,谢谢,我的朋友们都叫我健身狂魔。”女孩一脸灿烂,她还顺带展示了一下能让Louis嫉妒到发狂的肌肉线条。要是平时Louis一定会给女孩贴上自恋狂的标签,但今天,在经历过如此大起大落的,过山车般的事件后,他表示他真的累了,累到不想在进行任何脑补小剧场。


接下来的一小时里,Louis在Karlie的带领下,健康而科学的练习了举重,他们还约了明天再见,除了健身房,还有一家不远处的咖啡馆。


“所以说,这算个约会喽,哦,天呐!哈哈哈,这太好笑了,Lou你竟然明天要去约一个肌肉发达的女孩,哈哈哈!” Nail从椅子上翻了下去,趴在地上抱着肚子继续笑。“别笑了Nail!这不是个约会!我只是为了谢谢她带我训练而已!还有,她不是肌肉女!她很瘦,很苗条,健康的那种!”Louis气急败坏冲他的好朋友吼着,真的是只知道起哄还有吃的猪队友。“是,没错,她很瘦,很苗条,很健康,也很高!!!”Nail从地上爬起来,扶着椅背上次不接下气地说着,随即又发出一阵爆笑声。


Louis气冲冲地走进自己的房间,把不可理喻的好友和他那魔性的笑声隔绝在外,他知道今天自己有点不太正常———一般来说,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报复看到他出丑的人,但他发誓明天他真的不会在Karlie的咖啡里加点小料。


“或许只是因为她也穿着阿迪达斯而已,对没错,我是因为喜欢阿迪达斯才会对她格外宽容的。”为自己奇怪举止找到理由后的Louis终于能够进入梦乡了,“别担心Louis,只是简单地喝个咖啡而已,一切都会很顺利的。”这是清醒着的Louis最后的想法。


4

事实证明,当男孩子想要打扮起来的时候,女孩子真的可以靠边了,尤其是那个男孩子还是个英国人的话。虽然这不是一个约会,虽然这只是简单地喝个咖啡而已,但是Louis还是在凌晨五点睁开了眼睛,然后惊慌失措的去翻衣柜———“不行,这件太紫了,穿起来跟gay一样。”“不行,这件花花绿绿,看着就娘。”“天呐!我什么时候买过这么土的衣服!?上面竟然还映着一个傻笑的海绵宝宝!”


事实再次证明,人在绝望到走投无路的时候,就会开始失去理智,比如说Louis现在就在敲Nail的房门,妄图在早上六点,两手空空的,不带任何食物诱惑的,去叫醒他那雷都喊不醒的室友。“Nail!算我求你了,快起来帮帮我吧!”“Lou!你疯了嘛!现在才六点!”“Nail别这样,快起来!”“Louis听着,我很尊重你,我也一直把你当成我的挚友和大哥,但是你要是他妈的再在我门口大叫,我真的不能保证我不犯法!”“好吧Nail,这是你逼我的,我要求动用室友一级关系,条例中表明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一方有需要…”还没等Louis说完,Nail就一脸崩溃地冲了出来,“老兄你没病吧,这可是一级关系哎,你竟然为了见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女孩而动用我们最神圣的室友条约!?”“声明一下,首先我和她不是一面之缘,我们昨天一共相处了一小时二十四分钟。其次你上次还不是照样动用了条约让我下楼去帮你拿外卖!”Louis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鄙夷,他就差没把这句话用鼻子哼出来了。“好吧,好吧,我来帮你,上次的情况很紧急,我已经饿得走不动了才会让你去的好嘛!”就这样两个男生一起回到了Louis的卧室去挑选衣服,只不过一个心满意足,一个丧头丧脸。


一小时后……


“Nail你能不能认真一点!不要对每件衣服都点头!我们是要在这堆衣服中选出最合适的,不是要去参加米兰时装周的走秀,要准备那么多套!”Louis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那狂打哈欠的舍友。“老兄,这是在挑衣服,这不是在挑食物!对我而言,它们没什么区别,因为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让你告别裸体,仅此而已。”Nail强忍着困意说完了这么长一段话,他的眼皮早在被沉睡魔咒的催眠下不断下坠,Louis给他展示的衣服对他而言其实都长一个样,模模糊糊的影像最终在他眼里都会变成一个热气腾腾的,撒满了奶酪的披萨。


5

Louis最终在距离“约会”的15分钟前选好了衣服———一件浅蓝色的短袖衬衫(Louis坚信这件衬衫会把他清澈的蓝眼睛衬得很好看),一条黑色的修身牛仔裤,最后他还放弃了他钟爱的阿迪达斯运动鞋,穿上了一双皮质的休闲鞋。Louis把最后一缕碎发拨到脑后,看着镜中整洁清爽的男孩他不禁笑了起来,虽然这么想很自恋,但他还是很认真的觉得咖啡馆的姑娘们能看到这样一个帅气逼人的他,是件无比幸福的事。再一想到Karlie或许会张成“O”的嘴和瞪大的眼睛,Louis笑得更欢了。


他是踩着点走进咖啡馆的,绅士礼仪曾教导他至少要提前5分钟到达相约的地方,奈何他花了太多的时间去挑选衣服。快速的扫视了一圈后,Louis有点失望———他没看到Karlie的身影,他撇着嘴在一个靠门口的位置坐下,确保Karlie一来就能看到他。咖啡馆门口的风铃响个不停,Louis的心也跟着跌宕起伏,一次次充满希望地抬头却换来一次次苦涩的滋味,终于差不多在5个世纪之后,其实是5分钟之后,Louis看到了Karlie。今天的Karlie披着头发,她的发丝在空中舞动着,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迷人的金光。女孩穿着黑色的短袖和白色的阔腿裤,简洁而干练,背后那只被塞得满满当当而拉不上拉链的包给女孩增添了一丝平易近人的气息。


上一秒还在街道上疾步赶来的Karlie,下一面就出现在了Louis的面前,略带喘息地解释着迟到的原因,微红的脸颊和水润的眼睛让女孩看起来有一丝丝的可怜,Louis小小的愣了一下,就摆着手说没什么,自己也不过才到而已。


接下来的一个小小时里,他们相谈甚欢,明明是第二次见面却像是老友一般有着说不完的话题。Louis知道了Karlie是纽约大学过来的交换生,也知道她在学习编程并立志创办一个让每个女孩都能够免费学习编程的慈善项目———“真的,编程真的太有趣了,每一次在键盘上的敲打就像是手指游走在琴键上一样,只不过我敲击出来的是数字和字母而不是动听的音符罢了。1和0组成的迷人世界是我愿意花一辈子的时间去解开的谜团。”Karlie一提起编程就开始侃侃而谈,然而Louis却只想告诉她,他是多么的沉醉于迷人的她。


“噢,天呐!我们都聊了一个小时了,我真的是个话痨。快点Louis,我们得去健身房锻炼了。”Karlie看了下手表,催促着离开,“对了,我有告诉过你,你今天看起来很帅嘛,你的衬衫很配你的眼睛。”不得不说Karlie的赞扬不仅满足了Louis的虚荣心,还让他变得有点膨胀,飘飘然的,想必躺在云端一定就是这种感受,但云端的柔软怎么能比得过Karlie的夸奖。


接下来的时间里,Louis都变得极为兴奋,直到那天晚上回去,Nail问他约会怎么样的时候,他都大笑着回答棒极了,丝毫没有在意Nail用了“约会”这个词,也丝毫不想去纠正Nail———这不是个约会,这只是个简单的会面。他只想在他的床上蹦来蹦去直到筋疲力尽,然后盯着天花板一遍遍地回想Karlie夸奖他的场景,并尽量试图让他自己看上去不要那么傻。


6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Louis还是会和Karlie约着一起健身,有时候他们也会抽空去咖啡馆坐坐,打着朋友需要互相了解的名号,相谈甚欢,一次次满上的咖啡,一圈圈在时钟表面快速掠过的时针,一点点更加深入的了解就这样构成了Louis美好的一天。他喜欢看Karlie发牢骚抱怨编程教授时皱起鼻子的样子,也喜欢看Karlie谈起自己家人时那副惬意的模样,他会假装忽略女孩因为思乡而耷拉下去的眉头,却又私下耐心地寻找着带有圣路易斯味道的小点心,只是希望女孩能够开心一点。按理来说Louis才是那个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人,但是坐在Karlie面前,他更愿意去当一个倾听者,明明是喜欢得不得了却还是将一切强行归于绅士风度。


“Lou你究竟泡没泡到她,按照这进度,可能你们人老珠黄的时候才会第一次牵手。” Harry把他的大长腿随意地跷在桌上,一脸戏谑地看着Louis。“对啊,对啊,喜欢就去追嘛,天天岁月静好的柏拉图恋爱算什么。”一向寡言的Liam也在一旁煽风点火。Louis看着一个两个都在催促自己的朋友,没由来的有点委屈,他们以为自己不想去告白嘛,还不是害怕到头来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可能最后连朋友都做不了。


“嘿,大伙,我有个主意。”在一旁捣鼓着手机的Zayn突然插了进来,“下周五晚上八点学校要在体育馆举办一场舞会。”“所以呢?”“所以呢!?天呐Louis你真笨,所以你去邀请她参加舞会不就行了嘛。如果她答应你了,那就说明她对你有好感,然后你就乘机告白啊!”Zayn一脸激动,Louis他们也跟着憧憬起来。“对,没错,你可以领着她在舞池的最中央旋转,然后等舞曲结束了你就单膝下跪问她愿不愿意当你女朋友,然后她会说yes,你就一脸开心的把她抱起来吻她,周围的人会为你们鼓掌。”Nail一脸兴奋地说着。“你是不是最近言情小说看多了?”Louis看智障一样地望着Nail。“没有,就是看青春歌舞类型的电影有点多。”Nail一边说一边向Louis展示了自己的电脑屏幕,上面的男女主角正在旁人的祝福下热切拥吻。


Louis隔天约了Karlie在咖啡馆见,只不过这次他早到了15分钟而已。Nail他们本来想一起跟过来的,用Harry的说法是,看见有熟人在场,Louis或许就不会紧张得尿裤子了,用Liam的说法则是,万一Karlie当场拒绝了Louis,他们能立马给他一个温暖的怀抱。听着这些丧气的话,Louis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朋友们的好意,但是现在,坐在咖啡馆里,即将要邀请Karlie参加舞会的他后悔了,他真的紧张得快要尿裤子了,而且他也真的很想他们抱抱他,安慰他一下。


就在Louis还在纠结着,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Karlie来了。“嗨Louis,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没什么大不了的。”Louis心虚地笑着,打着哈哈,“你看起来很开心啊,有什么要分享的吗?”“噢,既然你提到了我就现在说了好了,本来是想明天见到你再说的…”“千万不要是有舞伴了,千万不要是有舞伴了!”Louis默默地祈祷着,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教授很喜欢我那篇数码世界与现实生活的联系的论文,他说他会帮我改改,然后争取发表。”Karlie一脸得意。“哇哦,真的是太棒了。”Louis虚了一口气,他的心回到了正常的位置,“那个,你下周五有空吗?”他壮着胆子问道。“下周五,应该有的吧,我周五一向没什么事,怎么了吗?”绿色的眼睛看向蓝色的眼睛,带着点疑惑,还有点期待。“没什么,就是,就是,就是我想问你…”Louis低下了头,不敢直视Karlie的眼睛,他的耳朵红红的,额角甚至还冒出了汗,“就是,我想说的是,舞会,你…”“什么?不好意思,我没听清,你能再说一遍吗?”Karlie抱歉地笑笑。“你愿意和我一起去下周五的舞会吗?当我的舞伴?”像是豁出去了一样,Louis提高了声音,引得邻桌的老太太扭头看了过来,现在他的心砰砰直跳,他在背后交叉起手指祈求着上帝的垂青,他知道自己脸红的不像话,没准还在冒烟,他鼻翼上的汗水快要顺着脸颊滴落,但他不在意,他只想看着Karlie的眼睛,听她亲口宣布她给他的审判。


也许是一秒钟,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一个小时,他看向她的眼神充满期待,甚至可以说是哀求了。又过了一秒钟,还是一分钟,还是一小时,他的眼睛变得酸涩起来,然后他听到了这一生中最美妙的回答———“当然Louis,我很开心你邀请我,这是我的荣幸。”


7

这本该是个美好的夜晚!可是一切都被毁了!


Louis正急匆匆地穿过人群,甚至都不打算给被他撞到的人说一句简单的对不起。他被羞辱了,被人狠狠的羞辱了,当着他喜欢的女孩的面,可是他不能还击,他也无法还击,毕竟这是事实,他无法跟事实较真。巨大的无能感包围着他,Louis感觉自己就像个废物!


爱情一直是个奇妙的东西,人们本应该因为爱情变得强壮,变得优秀,可是不可忽视的是,人们也因为爱情变得胆小和自卑。当你爱的越深,那种深深印刻在骨子里的卑微就会占据你的脑海,不断放大你的缺陷。


男孩走到体育场外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他环抱住自己努力让自己不要落下泪来。背后传来了新的舞曲的声音,Louis认出这是首浪漫的法国歌,低沉的男声配着悠扬的曲调,诉说着婚后的玫瑰人生。他知道现在场馆一定把灯光调到最暗,恩爱的情侣们依偎在一起,借着黑暗的掩饰,秘密的表达着爱意。“也不知道Karlie怎么样了,肯定很生自己的气吧。刚刚自己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借机离开了。”Louis自嘲地想着,“不知道明天见到她要怎么办,干脆还是不再见面了吧。”


有些人就是只能和他们做朋友,稍微逾越过一点点的界限都不行,就像某些事,明知道会失败,所以为了不让自己伤心,最好的办法还是在一开始就直接放弃。


今晚的夜空很漂亮,深蓝色的幕布上,一颗颗闪亮的星正为迷失的人们指明方向。Louis突然想起了Karlie,想起了她的眼睛,女孩的眼睛是好看的绿色,像是钻石一般,熠熠生辉,如果今晚没有发生这糟糕的小插曲,他现在就应该拉着女孩的手,诉说着对女孩的爱恋,他会说:“我很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你。”他会说:“我知道我很自私,因为我希望你眼里的光能只为我一人闪烁,所以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微风徐徐地吹来,其中寒冷的滋味能提醒着Louis这残酷的现实,却吹不散他的忧愁的爱情。此刻的Louis只感到满腔的委屈和愤怒,那些人凭什么就这样嘲笑他,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为今晚付出了多少!他知道自己和Karlie有着明显的身高差,而且自己是矮的那一方,但是,他们怎么能轻而易举地说出这样卑鄙的话。


“嘿Louis真高兴你能找到个漂亮的舞伴。”橄榄球队队长Tom带着他的小弟们转悠到Louis和Karlie身旁,“但是容我直说,你们一点都不配,准确地说是你,你Louis太矮了,矮到竟然让自己的舞伴穿平底鞋,而且你和她还有半个头的差距。”Tom像是条恶毒的蛇,吐着信子,眯着眼睛,嘲笑着别人的痛处,他的小弟们则在一旁哈哈大笑,仿佛Tom刚刚讲出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一般。然后Tom就带着他的小弟们走了,就像刚刚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丝毫不顾Louis被刺痛到的自尊。


Louis是个很自恋的人,他努力改变自己想让自己变得完美起来,他有着良好的体格,也能弹一手不错的钢琴,但是身高却是那么的不尽人意。所以Louis很在意别人讨论身高问题,他也慢慢学会用尖锐的言语去保护自己,就像只小刺猬,满身带刺,但刺底下是满满的温柔。如今这只刺猬伤透了心,只好把自己蜷成一团,等待着不怕刺的人的出现,可是Nail他们应该还在舞会上疯着,也不知道他们会过多久才能前来安慰。


Louis一直把头埋在膝盖里,以至于他一直没有发现那个在自己前面打算安慰他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的身影。Karlie站在Louis面前,嘴张张合合,根本不知道能说些什么来安慰这个正伤着心的男孩,她之前跟Louis聊天的时候就发现,他会为身高而烦恼,所以今天她还特地穿了平底鞋来减少身高差带给Louis的压力,但没先到,事与愿违,平底鞋貌似成了惹Louis伤心的罪魁祸首之一。


“嗨Lou,你还好吗?”这话一说出口,Karlie就想给自己一巴掌,如果人家很好那能逃到这里来嘛。Louis听到Karlie的声音后,迅速地抬起了头,他根本没想过Karlie会出来找他,他努力扯动嘴角想给Karlie一个微笑,却让眼里的泪水抢先了一步,此刻Louis水汪汪的蓝眼睛让Karlie感到心疼。


Karlie顺势在Louis的旁边坐了下来,丝毫不在意这会弄脏自己华贵的裙子,她犹豫了半天还是将一只手搭在了Louis的肩上,“Lou听着,这不是你的错,这是先天的。其实我想说的是,身高不是很重要啦,你幽默风趣,还很有才华,你很体贴,还是个那么棒的倾听者,这些都比身高这种肤浅的东西要重要得多。不是有很多输了身高却赢了全世界的伟人嘛,就像梅西,况且你还比他高,所以别难过了,振作起来吧。”


“你知道嘛,小时候我一直幻想着有天一个潇洒高大的白马王子回来带我见证爱情的模样,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太高了,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一个比我还高的白马王子,所以在初中的毕业典礼上我不得不跟一个才到我肩膀高度的男生一起跳舞,而且他是我们班上最高的男生了。别难过了,不是你太矮了的问题,是我太高了才对,因此我要郑重的想你说声对不起。”


“还有长高也有缺点啊,因为长太高了,我不得不放弃芭蕾,要知道我一开始的梦想可是当一位芭蕾首席呢。”


女孩的话语像是暖流,抚慰着Louis受伤的小心灵,他轻声的嗯了一声,算是一种了结。星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两人就那样默默地坐在一起,相对无言,但Louis觉得那是他离Karlie最近的时刻,他能感觉到女孩的呼吸,也能感受到女孩散发出的温暖。


“所以你就这样呆坐着,什么也没干!”Zayn听完Louis的叙述后不满地嚷嚷着。“我不是那种随便占人家便宜的人好嘛!”Louis毫不示弱地叫了回去。“不是!你个白痴,那么赞的机会你竟然就这样错过了!?”Zayn还是一脸震惊的样子。“什么机会?”Louis有些摸不着头脑。“告白啊,白痴!”“行了,行了,Zayn别说了,Lou当时那么伤心,没告白也情有可原嘛。重要的是,现在我们可以确定Karlie她也喜欢你,所以Lou快挑个时间去让她做你女朋友吧。”Liam一脸和事佬的样子。“不过要快哦,编程系那边全是男的,好不容易来了这样一个美女肯定很抢手,只不定哪天Karlie就名花有主啦。”Harry一脸调侃。


Louis心里自有分寸,他并不急着去告白,他想等舞会这事的风波过去了再说。然而这可能将要成为Louis有史以来做过最后悔的决定了。


8

等待,短短的两个字却包含着很多意思,其中最重要的可能就是等待过程中失去的机会和未来的不确定性对事态造成的影响。


心灵上伤口愈合的速度总是很慢,过了有一阵子Louis才能完全摆脱Tom对他造成的恶劣影响,但有句古话怎么说来着,每个硬币都有正反两面,Louis能感到这些日子来Karlie跟他之间似乎更亲近了些,就像当年格兰芬多的铁三角是因为一个巨怪才变成好朋友的一样,虽然Tom不是个巨怪,但他的作用跟巨怪差不多了,而且他跟巨怪一样恶心,不,比巨怪更恶心。

“我打算明天去告白。”Louis端着餐盘在圆桌边坐下,向他的好朋友们宣告着这个消息,剩下的四人显然是被震惊到的样子,纷纷放下餐具,一时间只有Nail咀嚼食物的声音,“哇哦,酷哎,过了这么久,你终于打算有所行动了。”Lian第一个回过神来。“所以你打算怎么告白?”Zayn连忙问道。“还能怎么告白,当时是告诉她我喜欢她,然后问她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啊。Zayn真的,我真搞不懂你究竟是怎么泡到妞的。”Louis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的好朋友,说真的,他觉得Zayn就是凭着一副好皮囊才能找到女朋友的,他的脑回路真的是有点清奇。“不是啦,Zayn的意思是你打算在哪告白,要不要带点玫瑰花什么的增添一下浪漫的气氛。”Harry看着一脸委屈的Zayn,憋着笑向Louis解释着。“我打算明天下午放学的时候去她的教学楼找她,如果顺利的话,那我花一周才订到的餐厅的位置就不用浪费了。至于花嘛,我没有想好,你们有什么建议吗?”“当然是玫瑰了,象征着爱情的玫瑰一向是告白的首选啊,那热烈的颜色正如同你炽热的爱一样!”Harry戏剧性地把假想的玫瑰花递到Louis面前,却收获了一个大白眼。Louis向Zayn扬了扬下巴表示想听听他的建议。“玫瑰太普通了,你要送点不一样的才能显现出你的别有用心,所以我的建议是薰衣草。”“天啊,这么重要的场合你就送几根草?Zayn如果你跟我告白送这个,我肯定转身就走,一个no都不留给你。”Harry向Zayn摆着手指。“薰衣草怎么了,薰衣草是浪漫的代表。”Zayn不甘示弱地回击着。


就在他们两个吵得不可开交,Louis看热闹看得正开心的时候,Harry话锋一转,“Louis你明天带什么花?”看着两人泛着寒光的眼神,Louis突然觉得做人好难,所以他一点点地转动着他的头,向Liam发射出求救的目光。“老兄别看我,我也不知道。”Liam如实说道,要知道他跟女朋友表白的时候可没送什么花。“香槟玫瑰怎么样,花语是一生只爱一个人,很有寓意哦。”Nail的话吸引了其他四人的注意,“嘿,别太感谢我,待会回去了帮我买包薯片。”Nail一副旁若无人地狼吐虎咽着,根本不去在意石化了的好友们。半天,Harry才回过神来,说:“我以为你只知道跟吃的有关的东西。”“只是上次看食物纪录片,中间放广告的时候偶尔看到的啦。”


第二天傍晚,Louis在好朋友的起哄声中向Karlie所在的教学楼走去,“我真的很想知道,一会你们要是接吻了,究竟是她蹲下来,还是你踮起脚尖。”Harry笑嘻嘻的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平时Louis一定会给他翻个巨大的白眼的,但是今天他太紧张了,他握紧玫瑰的手在不断的冒着汗。在第76次抚平了衣角,第81次撩起额前的碎发后,Louis走到了Karlie所在的教学楼的前面,“加油Lou,会成功的!”Liam给了Louis一个大大的微笑,Louis点点头,走上楼梯准备去向他心爱的女孩告白。


一级一级地走上台阶,踢踏踢踏,咚咚咚咚,每一次抬脚后踩到的不是结实的地面而是Louis那颗砰砰直跳的心,“加油Louis,别紧张,Karlie就在楼上,你可以的。”Louis鼓励着自己,他深吸了一口气,调整着自己嘴角上扬的角度确保这是个史上最迷人的微笑。


转角处他听到了Karlie的声音,习惯问题Louis把自己藏进了隐蔽的地方,他能看见Karlie,但Karlie却看不见他。跟在Karlie后面的还有个高个男人,他听见Karlie亲昵地叫男人Derek,然后Louis看见了让自己心碎的一幕:Karlie大笑着扑进高个男人的怀里,撒娇似地说着“我好想你”,男人顺势揉了揉女孩的头发,像是在安抚一个得不到糖果在嚎啕大哭的孩子。


一切都变了,一切都失去意义了———Karlie有男朋友了。Louis看着手上那支香槟玫瑰,此刻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花语显得格外讽刺。今晚的夕阳一点都不温柔,无情地刺痛了Louis的双眼,不然他的眼睛怎么会这么难受,湿漉漉的。


“Lou,怎么回事?我们刚刚看见一个男人搂着Karlie走了。”“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Karlie有男朋友了,我输了,我出局了。”“抱歉Louis,我不该说什么Karlie名花有主的。”“没什么,本来就是我的错,我应该早点来的。”


失恋的人该如何安慰,破碎的心该何处何从?


有人说爱是性,是婚姻,是凌晨六点的吻和一堆孩子。

塞林格却说爱是想触碰却收回的手。

此刻的Louis只觉得爱情是苦涩的,满腔爱意,还没展现就被迫提前浇灭。

起风了,Louis弯曲手指试图抓住风的尾巴,好像抓住风就能抓住他无望的爱情一样,微凉的清风缠绕着他的指尖,迷恋地逗留着却还是在最后离他而去,就像Karlie一样。玫瑰的花瓣也被吹得卷起,不知是枯萎的痕迹还是失败的印记。

9

又是一个阴冷的雨天,连绵的雨滴从空中急速滴落,“难道上帝也失恋了,正为某个女孩而哭泣着。”Louis坐在床上惆怅地想着。


他已经几天没见Karlie了,不是他不想见,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Karlie———他承认自己不是圣人,他会嫉妒,会愤怒,会伤心,也会悔恨,所以他只好发短信告诉Karlie自己病了,要休息几天。失神地看着女孩回复的简讯,Louis叹了口气,他小心地抚上简讯结尾表达着祈祷和抱抱的emoji,Louis发现自己真的很想Karlie,尽管只是几天没见而已。他想念女孩上扬的嘴角,女孩好看的眉眼,女孩被微风拨撩起的头发,他也想知道女孩是否像他这般的想念他,如果雨滴可以传情,那Louis对Karlie的想念能波澜整片汪洋。


又过了些时日,当没有开花结果的爱情终究蜕变成普通的不能更普通的时候,Louis终于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他会继续跟Karlie在一起,只不过是以朋友的身份,而不是恋人。


既然爱过,就一定要坚持到底,哪怕婚礼上,与你面对面说出誓言的人不是我,我也一定会在你的身后,紧紧跟随,守护你直到最后的最后,像是主人和影子一样。既然注定不能相爱,那就努力相伴一生,像是一个称职的朋友一样。


命运总是出乎Louis的意料,当他能见Karlie的时候,Karlie却不能见他了———女孩病了,已经两天没去上课了。得知这一消息的Louis赶忙从学生会那边查到了女孩的住址,准备过去照料女孩。火急火燎的Louis直到到了Karlie公寓的门前才想起,这样是不是太莽撞了,既然选择做朋友,那就没资格不请自来,Karlie没要求louis来照顾她,其实Karlie连她病了的消息都没告诉Louis。


犹豫了许久,抬起的手总是一放再放,男孩在女孩的公寓门前踱着步,一面墙,一双人,两重心。“咚咚”Louis还是敲了门,“没事的,朋友之间也会互相照顾的。”他安慰着自己。“嘿Louis,你怎么来了?”Karlie带着浓重的鼻音询问着,显然她不是很明白男孩为什么会凭空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口。“听说你病了,我想过来探望你一下。”Louis有点忸怩,现在他觉得自己真的非常茹莽,他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希望Karlie不要介意他没有带任何探望礼物这一事实。“哇哦,你真的好,快进来,我其实没事,就是有点咳嗽而已。”说着Karlie打了个大喷嚏。显然Karlie对“没事”这个词的定义跟Louis的不太一样,看着裹着棉被,一脸憔悴的女孩,Louis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说出“没事”这个词的。“不,你有事。快点坐下,我去给你找点药。”Louis一把把女孩按在沙发上,认真地说着。


“你的药箱在哪?我得给你找点药,在英国看病,你懂的,这根本是想都不要想的,一切都要靠自己。”“那个Lou,我没有药箱。”Karlie心虚地说着,像是个做了坏事的小女孩,她避开了Louis的目光,支支吾吾地解释着,“我以为自己不会生病的。”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好久Louis才闷闷地说:“那我只好去帮你烧点汤了。”给Karlie泡了杯茶,并把她在卧室里安顿好后,Louis转身走进了厨房,脚步利落,动作干净潇洒,就是脸上的表情像是要去断头台一样,他有点后悔当初没跟Harry一起去上法国料理的厨艺课了。


一小时后……


Karlie看着碗里黑乎乎的一坨东西不知如何是好,她用勺子挖起一点汤水表情复杂,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她还是选择喝下这碗汤,好在感冒降低了味蕾对食物的敏感度,不然整个吞咽过程将会极度艰难。“Louis你真的很对得起英国大厨的名号,这汤的味道很,很,很奇妙,它很复杂,包含了多种因素。”Karlie先是皱着眉,然后一个微笑爬上她的脸庞,显然她对自己的形容洋洋得意。“谢谢,我生病的时候,妈妈总是做这种汤给我,她说这汤能让我变得热乎乎的,然后感冒就会好了。”“我很抱歉,你的童年一定很凄惨。”Louis笑笑回应着Karlie的小调侃,“Karlie我能问你件事吗?”他说。“当然,你给我做了汤,所以别客气,大胆地问吧。”“你男朋友没来看你吗?你都病成这样了。”踌躇了一下,Louis还是问了。“男朋友?什么男朋友?”Karlie犯糊了,她不知道Louis在说什么。“就上上次跟你在一起的高个子,还留着小胡子。”现在轮到Louis犯糊了。“哦,你说Derek啊,天呐,Louis你怎么会以为他是我男朋友。让我笑会,这真的太好笑了。那是Derek,他跟我一样是圣路易斯的,我把他当哥哥,这次他来伦敦玩就顺带看看我。就算我对Derek有意思也没用,他有男朋友啦,长得超帅哦,还是哈佛毕业的。”“所以,你单身?”“当然!我看起来很像男人狂嘛。就算Derek喜欢我,我和他也不会成的,他不怎么符合我的男友标准。”“那你的男友标准是什么?”“首先他得会唱歌,而且要唱得很好听,我不是很会唱歌啦,朋友总说我是在嚎叫。”Karlie吐吐舌头,有点不好意思的往被子里缩了缩。“然后,然后,然后他要关心我,能在我生病的时候给我做汤。其他的话,我还没想好哎。”


不得不说,在听到“做汤”的时候Louis的心就在狂跳了,“这算什么,一个暗示吗?她单身,而且她还喜欢我这样能在她生病的时候帮她做汤的?”Louis的脑海里掠过各种大胆的想法,他僵在那里,一时死了机。“Lou,Lou,Louis!”知道Karlie叫了他三次他才回过神来,“Lou我要睡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出去前帮我关个灯。”女孩冲Louis露出了大白牙,然后一头钻进了被窝。


10

“兄弟说真的,这是个明显到不能在明显的暗示了。”“Louis你应该明天一早就去告白,免得下次她真的有了个男朋友。”“不,不会的。”Louis否决了尽快告白的提议,虽然等待让他错失了不少机会,上次还让他悲痛欲绝,但Louis还是想赌一把,这次他也要再等等,与之不同的是,这次在他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他Karlie也会等他的,他笃定如此。他想要准备一个惊喜给Karlie,一个超棒的惊喜。


温度变得一天比一天低,冬天的脚步已悄然而至,让人心动的圣诞假期也即将来临,但在此之前圣诞晚会也是不可错过的精彩。“下面让我们欢迎Louis Tomlinson和他的朋友们带来的歌曲表演“Anything could happen”。主意,这是原创歌曲哦,大家一起尖叫吧!”———是了,这就是Louis所计划的惊喜,他要写一首歌来告白,一首只属于Karlie的情歌。


前奏响起来的时候,他扫视着台下,寻找着女孩的身影,很快他就看到了那双让他安心的绿色眸子,笑盈盈的眼睛里荡漾着小小的太阳,Louis也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给Karlie,然后开口唱道:


故事开始于炎炎的夏天

The story started in summer

那个女孩的到来就像是一阵风

The girl came like a wind

不经意间

Without noticing

我陷入了爱情的漩涡

I trapped into the whirlpool of love


女孩,你是否对我施了魔法

Are you putting a spell on me, girl

不然我怎会昼夜不分地想念着你

Otherwise, how can I keeping missing you

女孩,你是否对我施了魔法

Are you putting a spell on me, girl

不然我怎会脑海一片空白,除了你动人的身影

Otherwise, how can I have a blank mind


一切皆有可能

Everything is possible

当刺猬爱上长颈鹿

When a hedgehog falls in love with a giraffe

爱情就是这么的不可思议

Love is so unreasonable


当夏日的绿叶变成冬日的冰棱

Greenery turning into ice

我已为你魂牵梦绕了整整半年

I have remembered you for half year

现在,你是否愿意给我一秒的时间

Could you share a second with me

让我来问问你,你是否愿意与我相伴永远

To let me ask, whether you can stay with me forever


当蓝色的眼睛对上绿色的眼睛

When the blue eyes see the green eyes

我是否能在里面看到爱情的影子

Can I find the reflection of love

当我的手触碰到你的手

When my hands touch your hands

我是否能感到爱情的温度

Can I feel the temperature of love

当两颗心终于相遇的时候

When two hearts finally meet together

它们是否能演奏出爱情的曲目

Can they perform the symphony of love well


一切皆有可能

Everything is possible

当刺猬爱上长颈鹿

When a hedgehog falls in love with a giraffe

爱情就是这么不可思议

Love is so unreasonable


女孩,女孩

Girl

给我一个机会吧

Just give me a chance

当我的女朋友,当我的小公主

Be my girlfriend, be my princess

我已问出了我的问题

For the question

拜托你快点回答

Just say yes


我虽不是一个虔诚的教徒

Although I am not a devout believer

但为了你,我会真诚地祷告上帝

For you, I will pray to God sincerely

我虽不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

Although I do doubt that whether Santa Claus exists or not

但为了你,我会欣喜地许愿

For you, I will make a wish to him


拜托,快点回答我的问题吧

Baby, please, just say yes

让我变成世上最幸福的人

Let me be the happiest man

拜托,快点回答我的问题吧

Baby, please, just say yes

我奔腾的热血会燃烧整个寒冷的冬天

My blood will burn the whole cold winter


一切皆有可能

Everything is possible

当刺猬爱上长颈鹿

When a hedgehog falls in love with a giraffe

爱情就是这么不可思议

Love is so unreasonable


你知道我指的就是你

You know I am singing about you

所以你还在犹豫什么

So 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宝贝,快点说“是吧!”

Baby, just say yes


当最后一个尾音也慢慢消失在场馆里的时候,观众席传来了雷鸣般的掌声,调皮的男孩们吹着口哨希望歌中的女主角能赶快站起来,女孩们则为这首浪漫的曲目尖叫不已。Louis微笑着鞠躬,当他再度想要看到Karlie的身影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座位莫名的空了,Louis慌乱地从为舞台上跳了下来,凭着感觉追出了门外,好在女孩就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不知何时外面飘飘洒洒地下雪了,Louis走上前去,在脑海里排练了那么多遍的句子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哇哦Louis,想不到你唱歌很好听嘛。”倒是Karlie先开了口,女孩的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这很不对劲,跟Louis想象中的画面完全不一样。他原以为Karlie会坐在观众席上听完这首只属于她的情歌,半掩着嘴试图让自己不要太惊讶,然后Louis就会在台上半跪着问她要不要当他女朋友,在满是尖叫的场馆中她会给他一个微弱但是清晰的yes,当然还有一个带泪的微笑。可现在,他们站在外面,静默着,雪花洋洋洒洒地飘了Louis一头,也飘飘落落地挂在Karlie的裙子上,今天的Karlie穿了一条红裙子,白色的雪花点缀着这团火,风格迥异的色彩就这样撞击出了一个美人。


Louis突然觉得告不告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和Karlie在一起享受着今年冬天的初雪,细小的雪花落在屋顶上,像是糖霜,其他人都在场馆里庆祝着圣诞的到来,外面就他们两个人,这个银装素裹的世界里只有他们两个的人,似乎这样就够了。


多么希望冬天在冻结住河水的同时,也能冻结住时间,也许以后会有更精彩的时刻在等着我,但是我不在意,现在的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一起被时间忘却,一起定格于此,一起走过地老天荒。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上,或许一秒钟就是一辈子了吧。


“所以那首歌是写给我的喽。”Karlie再度开口,不是个疑问句,是个陈述句,女孩的自信让Louis有点错愕,但这是他们两个心知肚明的事,从那晚开始,两人的关系就变得暧昧起来,剪不断,理还乱,暗戳戳的情意就差个正式的宣告。


“所以你愿意当我女朋友吗?”Louis的声音颤抖得厉害,这是个疑问句,他没有Karlie般的自信,这已经是他的第三次告白(好吧,其实是第三次想要告白,并第一次说出了口),他慌张得厉害,交叉手指祈求好运似乎没什么用,毕竟他真正要祈求的人是Karlie。


“嗯…”女孩卖着关子,拖长了音节,“你知道的Louis,你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所以我的答案是…”Louis屏住了呼吸,“是no。”Karlie脸上的笑容更大了,绿色的眼睛狡猾得跟狐狸一样,盯着石化了的Louis。


“嘿,等等,这一定有什么地方出错了,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关心你,照顾你,还为你写了首歌,你不能就这么拒绝我!”


“还记得我的男友标准嘛Louis,里面有新的条款了,想要成为男朋友就要带我去迪士尼玩哦。”Karlie看着在她面前手舞足蹈的小人,笑着解释着,她只想逗逗Louis而已,没想到他的反应这么激烈,现在Karlie睁大她水汪汪的眼睛,歪头看着Louis,好像受委屈的是她一样,而Louis则成了那个不折不扣的坏人。


11

尽管是在天寒地冻的冬天,尽管是在应该与家人团聚的圣诞节,来迪士尼游玩的人也并不少,排了一天队的Louis已经失去了知觉,他的脚和腿早就麻了,现在他任由Karlie拖着他在人群中向前走。


“快点Louis!我们要赶不上烟火了!”Karlie带着米老鼠的帽子,一脸兴奋。“我尽量Karlie,说真的我们不坐会吗?我的腿快断了,我再走下去会被截肢的!”Louis带着一顶米妮的帽子,一脸崩溃。显然Karlie被Louis逗乐了,她笑着说:“不,放心,你不会被截肢的,因为我们到了。”“谢天谢地!”Louis赶紧靠在旁边的栏杆上,放松着自己的腿。


绚烂的烟花在深色的夜空中炸开,像是随心所欲的画作。“嘿,快看,那边有个高个子的女的,真的好高。”“对,但你不觉得她男朋友真的是太矮了嘛,哈哈哈。”Louis转头看见两个讨厌的家伙正对着他和Karlie指指点点,舞会的记忆重新浮现在脑海,这次Louis可不打算忍耐,他要给那两个家伙一点教训。就在他准备走过去的时候,Karlie一把拉住了他,“嘿,那边两个偷偷摸摸的听好了,我男朋友才不矮,他在我心中高大着呢!”然后Karlie弯弯膝盖,紧紧搂着Louis的腰,亲了上来。此刻两边的烟花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颗爱心。

“Karlie我什么时候成你男朋友了?”


“很早就是了啊。”


“还有Karlie...”Louis再次从Karlie的环抱中挣脱出来,“以后接吻我踮脚就好了,你别蹲着了,这样太累了。”


“当然,只要你不介意。”


“我怎么会在意这些,只要跟你在一起,每一秒都是天堂!”


                                                            END



番外

又是一年的圣诞节,Louis正躺在Karlie的腿上看电视,热可可散发出的迷人香味,让Louis有点昏沉,但是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一下子就挺腰坐了起来,沉迷于电视剧情节的Karlie显然没注意到腿上突然消失的压力,也没注意到自家男友的异样。


“亲爱的,能问你个问题吗?”


“当然。”依旧沉迷电视的Karlie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连个着正眼都没舍得给自己男友。


“那个,就是,就是…”此刻的Louis突然害羞了起来,像是个高中小女生,“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呀?”


“应该就是那天在健身房,你在举杠铃之前,扭屁股的时候,真的好像我们家以前养的柯基。”Karlie终于转过脸来,看着自家男友慢慢羞红的脸。


“太过分了!”Louis抱着枕头大叫着,却在Karlie拍拍腿的时候,重新乖乖地躺了上去。


外面大雪纷飞,寒风逼着行人纷纷立起大衣的领子,但在Louis和Karlie的小公寓里,暖气正热,心情正好,一辈子大概也就是如此了吧。